星期五, 9月 12, 2008

突破種族籓籬‧關聖宮設馬來人舞獅隊

在陳忠興的籌組下,麻坡關聖宮龍獅團成立大馬首支純馬來人醒獅隊,體現文化交融新景象。
大馬各族文化多姿多采,並展現出新的交融,今天,舞獅已不僅是華人的專長、羊皮鼓(Kompang)也不再是馬來人的專利。

你舞我的獅、我拍你的Kompang……馬來西亞各民族文化相互交流,相互激蕩,彼此之間互相學習,互相包容,沒有排斥,也沒有對抗,展現出一片新的景象,值得珍惜。

麻坡關聖宮醒獅團貴為世界獅王,名聞遐邇。本年初,關聖宮更突破種族籓籬,栽培了12名馬來小孩組成一支純馬來人醒獅隊。

其實,90年代關聖宮成立后不久,團長陳忠興就有傳授獅藝予友族的意願,並開始在麻縣數所國中開辦舞獅班,吸引了數十名馬來學生參加。可惜,好景不常,因面對種種牽制,國中舞獅班也最終宣告失敗。

一次的失敗,陳忠興並沒放棄。

馬來小孩從鼓樂學起

2004年,會所搬遷至現今的花園住宅區後,每當團員在訓練之際,總會吸引一批附近的馬來小孩圍觀,忠興捉緊機會,鼓勵這些馬來小孩加入,起初是讓他們從鼓樂學起,並讓他們隨同師兄們出賽,從中體驗比賽的實況,再鼓勵他們拿起獅頭套住獅尾,真正“上獅”。

就這樣,馬來西亞首支馬來舞獅隊誕生了!

關聖宮的教練鐘國富細心地指導這班馬來小孩,日子一久,彼此之間也建立起一定的默契,心靈相通。因此,這批友族小孩,慢慢便掌握了舞獅的基本套路和鼓樂。

這群馬來小孩必須先通過傳統青陣,即椅子和瓮的訓練陣式,以熟悉鼓樂,才能舞上樁。他們聽話、守紀律、有團隊精神,認真的態度,更是令人佩服。

然而,教練的馬來話不靈光,溝通時常會講出令人發笑的巴剎式馬來話,但隊員並不因此嘲笑他,還特為教練修正呢!

獅頭獅尾不怕吃苦不怕跌

身材瘦小的法依羅茲僅有14歲,但拿起獅頭並不太吃力,配合15歲的獅尾佳禾,兩人舞來雖無法達到出神入化的境界,但仍不過不失。

訓練時,獅頭舞至半途突停頓下來,法依羅茲一副苦表情地說道“肩膀很痛!”,惟教練一句“那算什麼,繼續努力吧!”他又二話不說地繼續舞下去。

節拍錯了,稍停了一下,獅頭獅尾再重來,力求舞到完美無缺。

關聖宮馬來獅隊下月首次亮相

訓練逾9個月後,關聖宮馬來獅隊即將“出吼”,要讓全民另眼相看!

10月4日,該獅隊將參加由雪隆龍獅聯合總會主辦的“全國16歲以下青少年舞獅(器材陣式)錦標賽”,這是該隊的處女賽,能否取得佳績,還胥視臨場表現。

陳忠興說,此行志在讓隊員通過比賽提升本身的技巧與心態,讓他們學會成長;一山還有一山高,取人之長、補己之短。

陳忠興:盼政府資助獅藝推廣至各族

總舵手陳忠興期盼該支馬來醒獅隊茁壯成長,名聲遠播,除體現文化交融促進各族團結,更重要是,不讓舞獅僅流於形式上受承認為國家文化遺產而已。

陳忠興期盼未來的獅藝發展能獲政府資助,使之更廣泛推動至各族群,多元化地發展下去。

陳氏有個心願,該支馬來醒獅隊能成為楷模,讓獅藝進一步走入國中,吸引更多友族同胞來學習舞獅。

尤索夫:舞獅是健康運動

身為獅頭父親的尤索夫(41歲)於去年才驚悉兒子法依羅茲已加入獅隊,開明的他並沒阻止兒子,他說:“只要兒子有興趣就好,舞獅也是健康運動,不會引導我兒子誤入歧途。”

孩子跌倒受傷了,尤索夫雖然擔憂,但他還是告訴兒子“不跌不成器,即使踢球也會跌傷的,只要自己小心就好”。這一番話,更激勵了孩子勇往直前。



轉自:星洲日報

沒有留言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