星期六, 5月 10, 2008

引領舞獅藝術邁向更高層次‧關聖宮龍獅團叫華社驕傲

西涼伎,假面胡人假獅子,刻木為頭絲作尾,金鍍眼睛銀作齒。奮迅毛衣擺雙耳,如從流沙來萬里。紫髯深目兩胡兒,鼓舞跳粱前致辭。”
唐代詩人白居易〈西涼伎〉對胡人舞獅子的形態有生動描寫,由此可見,舞獅並非中國原產物,而是源自西域,後來盛行於唐朝。如今,舞獅已成為馬來西亞華人引以為傲的表演藝術與體育。

隨著國家政局的演變,馬來西亞的舞獅文化路向越走越趨明朗,是兼具藝術與體育文化於一身的獨特文化。

高椿舞獅被列國家文化遺產
麻坡關聖宮龍獅團自1988年成立至今,曾奪25次國際獅賽冠軍,同時也贏得了38次的全國舞獅冠軍,而且高椿舞獅也被政府列為國家文化遺產之一。

然而,種種榮譽和獎項,並沒有讓該團自滿或是停下腳步,相反的,他們目光放得更長遠,發動興建“關聖文化宮”,積極將舞獅提高到另一個文化層次,不再停留在表層的表演藝術,讓舞獅文化深耕。

即將於今年5月10日動土興建的“麻坡關聖文化宮”坐落在阿都拉曼路安滿花園,占地1英畝,前部為三層樓的行政中心、舞獅文化展覽中心和宿舍;後部則是150尺長、80尺寬和30尺高的舞獅培訓中心,在發揚馬來西亞獅藝的同時,也讓舞獅學員了解舞獅文化的道德價值觀。

陳忠興:發揚舞獅文化不應封閉
麻坡關聖宮龍獅團團長陳忠興透露,該團有感獅藝傳承不應存在封閉或自私的心理,而是以開放方式鼓勵國內外舞獅愛好者,通過交流、培訓,共同求進。
他說,該團成立20年,歷經多番波折,成功之路坎坷,但該團並不氣餒的從失敗中站起來,一步一腳印登上國際舞獅的殿堂。

他強調,該團重視學員的紀律和體育精神,身為獅隊運動員應自愛、自律,若運動員不注重個人的健康形象,必會影響獅團的形象。

“過去一些家長認為獅團與幫派有關,或有參與獅隊的孩子會學壞的錯誤觀念。有鑒於此,獅團必須讓致力讓家長改觀,並鼓勵孩子學獅,同時學習做人的道理。”

他說,大馬的舞獅不再只是街頭藝術,而是能登大雅之堂的體育和文化活動,猶如飛上枝頭的鳳凰,成為高層次的文化藝術。該團有意在情況許可下,把舞獅與舞台劇糅合起來,推出舞獅文化劇場,吸引國內外遊客到訪,把文化宮塑造為大馬旅遊景點之一。

黃國華:文化宮將耗資180萬
麻坡關聖宮龍獅團主席拿督黃國華透露,文化宮將耗資180萬令吉,由於目前尚未達致籌款目標,因此該團決定以逐步方式,分期推展興建文化宮的計劃。

“文化宮動土之後,率先會興建耗資約30萬令吉的訓練中心,預料3個月能落成,過後我們會極力將其塑造為國際高級獅藝訓練中心,總教練蕭斐弘和關聖宮的獅王將給予獅藝愛好者專業的指導。”

他說,馬來西亞也是世界首個設有舞獅文化宮的國家,該文化宮接下來將設立資訊中心,展出與舞獅相關的資料、舞獅器材和照片等,讓新生代對舞獅的歷史有更深一層的了解。

他強調,麻坡關聖宮龍獅團每次出賽,都會嘗試創新獅藝,不停的創作,成為該團經常在眾獅隊中脫穎而出的重要因素。目前該團也招收十餘名友族隊員,希望能把獅藝推廣給其他族群。

施恬勇:學會堅忍領悟人生道理
麻坡關聖宮龍獅團D隊獅頭施恬勇(20歲)12歲便開始學獅,一路跌跌撞撞,尤其是2006年6月,他在臨賽前一個月集訓時,失足跌落,傷及臀部,休息了半個多月後,在傷勢尚未全癒情況下,咬緊牙根上陣。

他說,在獅隊裡,他學會了堅忍,也領悟了一些人生的道理,更嚴格的遵從舞獅運動員應具備的忠、正、毅、勇、志、誠、和、禮。

施恬勇在高中畢業後便成為該團的全職運動員,他的決定也獲得父母的支持。

鍾國富:修身養性暸解團隊精神
獅尾鍾國富(23歲)也是12歲開始學獅,他先後與5個獅頭配合過,2000年正式與施恬勇搭檔,由於後者膽量大,與他喜歡接受挑戰的個性很合拍,所以兩人合作無間。

“我們曾在練習過程中發生過磨擦,後來我領悟到人與人之間相處必須互相諒解和容忍。如今我們之間已經有很好的默契,這也是團長陳忠興一再教導我們的人生道理。”

他說,學獅使他學會修身養性,也讓他了解團隊精神的重要性,因為舞獅不能存有個人英雄主義。

轉自:星洲日報

沒有留言: